喀喇昆侖公路改擴建及堰塞湖改線項目

KKH Improvement Project (Raikot-Khunjerab) and Realignment of KKH at Attabbad Barrier Lake

項目概況

2014年2月19日,在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巴基斯坦總統侯賽因的見證下,時任董事長文崗代表公司與巴基斯坦交通部在人民大會堂簽署了中巴經濟走廊雷科特至伊斯蘭堡公路項目的MOU。

  喀喇昆侖公路(簡稱KKH)位于巴基斯坦北部地區,是巴基斯坦連接中國唯一的陸上交通要道,也是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國際公路。被稱為世界第八大奇跡、世界近現代十七項代價最高的建設工程之一。喀喇昆侖公路改擴建項目始于2008年8月1日,起點為雷科特(Raikot),終點為紅其拉甫,按照中國三級公路標準設計和施工,全長335公里。項目于2013年11月30日順利竣工。
  2010年,巴基斯坦北部洪扎河河岸發生了一次規模巨大的滑坡,形成的堰塞湖淹沒了正在建設的KKH公路20余公里。公司于2010年與巴基斯坦國家公路局簽署了喀喇昆侖公路堰塞湖改線項目補充協議。KKH堰塞湖改線項目全長24公里,于2012年7月26日開工。主要工程包括:隧道5座(7136.8米)、大橋2座(471.8米)。2015年9月14日,該項目舉行了竣工通車儀式。至此,喀喇昆侖公路北段全線貫通。

項目意義

2015年9月14日,在項目現場舉行了竣工儀式,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和中國駐巴大使孫衛東共同出席了活動并為項目竣工揭牌。

  既是中巴之間唯一的陸路通道,同時也是中巴兩國的友誼之路。
  不僅極大完善巴基斯坦主要公路網,同時為中巴經濟走廊互聯互通打下良好基礎。

工程技術難度

由于項目地處喜馬拉雅山、興都庫什山和喀喇昆侖山三山交匯的崇山峻嶺之中,地質條件復雜。主要的地質災害有泥石流、崩塌、雪崩、滑坡、涎流冰及高海拔多年凍土等。

  • 涎流冰

    針對夏希科特至紅其拉甫段雪崩頻發區域,按照盡量繞避的原則設置路線,無法繞避段落的采用了明洞或隧道通過。

  • 雪 崩

    針對夏希科特至紅其拉甫段雪崩頻發區域,按照盡量繞避的原則設置路線,無法繞避段落的采用了明洞或隧道通過。

  • 滑 坡

    為防治滑坡對公路安全的影響,在各滑坡路段設置了重力式抗滑擋墻。

  • 泥石流

    泥石流是本項目最為嚴重的地質災害之一,爆發頻率高,分布密度大。根據各處泥石流的規模和成因,項目沿線相應的設置了渡槽、明洞等結構物。

社會責任

(一)猝不及防舊橋斷 臨危受命鋼橋擔

2008年8月15日吉爾吉特原大橋倒塌,吉爾吉特地區這一唯一的通道阻斷無疑為工程開展尤其是當地人民的生產生活帶來了巨大困難。項目部以最快的速度進行了現場勘查,確定鋼便橋搭建位置,從國內進口鋼便橋,于同年11月架設完畢通車。

(二)改河道排除萬難 治水患造福一方

2008年11月,巴古爾米特地區帕蘇鎮暴漲的河水沖刷著村民的農田,項目部決定調用兩臺挖掘機來對河道進行疏導,保護老鄉的耕地。村民還自發制作了雙語錦旗“改河除水患、造福帕蘇人”送給項目部。

(三)臨時開關任務重 披風斬雪誓保通

幾次臨時開關,路橋人放棄了和家人團聚的機會,義無反顧的沖到了保通清危的第一線,正是這種“舍小家顧大家”的精神,圓滿的完成了一次次保通任務,一車車援災物資、生活保障和村民的“救命糧”才得以順利地運抵現場。

(四)維修電站沖在前 人民利益記心間

KKH項目沿線雪山眾多,融化奔流的雪水為沿線村落的水力發電提供了便利條件。但村民自行修建的電站水渠和便道比較簡陋,只要氣溫略高,雪水中混雜的大量泥沙便會堵塞水渠,水位隨之抬高沖蝕便道,頗為不便。為幫助當地村民解決實際困難,項目曾多次出動人員、機械修復電站的便道、疏通供水水渠。

(五)洪水肆虐不低頭 搶險救災友誼真

2010年1月4日的巨大山體滑坡自然災害著實為項目開展帶來了巨大考驗。但更令人揪心的是被數以千萬方計的土石、數以億方計的堰塞湖水帶來的巴基斯坦人民生命和財產安全危險。項目部成立了應急救援、轉移、疏導和觀測多個小組,傾注所有去解救身處危難的巴基斯坦人民。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规则